泉州花灯:光耀四方 惊艳世界

2024/03/04  中国青年报  65

龙凤

每逢元宵佳节,花灯是泉州街头必不可少的视觉盛宴,各式各样的花灯点缀在街巷之间,绚丽夺目。泉州花灯制作始于唐代,盛于宋、元,延续至今,极具地方特色,是我国南方花灯的典型代表,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泉州市“吴氏花灯”工艺坊,一条长50米、高7米的“长龙”正在紧张地赶制中。这是大型花灯“龙凤呈祥”的一部分,今年2月初,这盏花灯将在福州江边展出。牵头制作这盏花灯的工匠师傅叫吴智,他是泉州花灯非物质文化遗产市级传承人。

吴智表示,今年这盏大型花灯“已经制作30多天了”,即使一盏普通的泉州花灯,制作时长都要按周计算,工艺精湛、造型考究的大型花灯更耗时、耗力。每年春节和元宵节前后,是泉州花灯“守艺人”最忙碌的时候,吴智要带领200多名工匠,忙碌3个月左右,赶制花灯,为泉州点亮璀璨之夜。

泉州花灯可分为彩扎灯、刻纸灯、针刺无骨灯三大制作工艺。回忆起学艺生涯,吴智笑谈他的童年就与花灯密不可分。每逢周末和寒暑假,吴智和弟弟就会被父亲“抓壮丁”,也许是自带家族基因,吴智很快熟悉了花灯制作的每道工序。从设计、刻纸、竹编、裱糊、装饰,吴智跟着父亲悉心学习,也时常找熟识的扎灯师傅交流,一有闲暇时间就自己动手练习。

学艺之路并不一帆风顺,最让吴智感到头疼的便是刻纸花灯。刻纸花灯可以说是泉州花灯里最精致细腻的灯种,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也是非常难掌握的一门手艺”。吴智在“泉州花灯传习所”向记者讲述泉州花灯制作技艺的精妙:刻纸灯无须扎制灯骨,基本原材料是纸板,根据造型分解成若干组合的纸板块面,制作者在块面上描绘图案,然后用刻刀雕刻。“制作刻纸花灯,刀功是关键,下刀极为考究,细微之处犹如毛发。正因如此,一旦哪一刀错了,整个画面都要作废。”

当年的学徒很快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守艺人”。如今,吴智已成为泉州花灯技艺非遗传承人。一边传承“老手艺”,一边激活“新动力”。

近些年,大型花灯越来越受欢迎,泉州花灯对声、光、电的运用逐渐多了起来。体积庞大、气势宏伟、异彩纷呈的大型花灯,制作工艺来源于泉州彩扎灯工艺。彩扎花灯是用纸捻把竹篾绑成灯的骨架,然后用裁剪好的绸布绑紧,贴在骨架上,再贴好装饰的花边和图案。吴智说,通过在花灯中植入传感器和控制装置,可以实现对花灯亮度、颜色等的远程控制和调节。在材料方面,他们还尝试改进原先扎花灯的单一材料,将各种透光布料融进来。

“传统手艺和新兴元素的结合让花灯更加别致新颖,我们可以让龙的爪子动起来、龙的嘴巴吐烟雾,各种动作还能配上特定的音乐。”从最开始两三米高的花灯,到如今的几十米高的落地花灯,吴氏花灯越做越大,吴氏花灯的工作间也从20世纪90年代100多平方米的小工坊,变成了现在5000多平方米的花灯厂区。

在吴智看来,最重要的是要传承泉州花灯这项古老技艺背后蕴含着的精益求精的态度和精神。近年来,年轻人对传统文化越来越感兴趣,泉州花灯不仅是为年节增色的产品,也是对古老技艺的传承,更与当下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吴智曾带领团队利用一万个废弃药瓶制作出大型花灯,把医疗垃圾变成了供人们观赏的艺术品。在景德镇,吴智立足地域特色,用瓷器制作大型花灯,实现了瓷光与灯影的美妙结合。

闽南话中,“灯”的发音与 “丁” 是一样的,因而灯有了“人丁兴旺”“迎接光明”的寓意。花灯兴盛,本身即有发扬传承、生生不息的意味。当花灯点亮,光耀四方,有着无穷生命力的中华文化显示出惊艳世界的力量。

2009年,在荷兰参加泉州花灯展时的一幕,吴智仍记忆犹新,“当时外国人围着我们竖起大拇指”。带着中国传承千年的传统工艺走向世界,这是他作为中国人最自豪的时刻。他希望,未来越来越多对花灯感兴趣的年轻人,可以加入到学习泉州花灯制作技艺的队伍中,将灯与火的故事传承下去。(记者乔佳新)



福建泉州吴氏花灯工艺有限公司

泉州花灯(又名彩灯)是国务院公布的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建泉州吴氏花灯工艺有限公司是由省级非遗传承人吴祖祥独立创办的一家集花灯(彩灯)设计、制作、安装、展出维护于一体的企业,聚集了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祖赞先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等百余名全国各地花灯制作的高级人才和工程技术专家,并通过3A企业信用评级及重合同守信用3A认证。

公司曾应邀在全国20多个城市,以及荷兰、新加坡、菲律宾、印尼、加拿大、香港、台湾等地区成功举办灯会展出。

福建泉州吴氏花灯工艺有限公司将继续走专业化发展的道路,视花灯、彩灯艺术发展创新及产品的质量为生命,强化管理,积极创新、开发新产品,并抱以真诚的态度与各界朋友广泛合作、互利互惠,为弘扬传统文化、保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泉州花灯”作出更大的贡献。